迷路是到一個新城市必經的過程,這次的都柏林之行也不例外。剛到都柏林的頭一天就因為忘了記下hostel的名稱和方向判斷錯誤,一路往南走,走過了河,來到都柏林較為貧困的地區。

在同一條路上、背著十公斤的大行囊至少來來回回走了三趟之多,還是遍尋不著hostel的下落時,當下真想把身上的行李一把丟掉,或是乾脆裝大爺,叫輛小黃算了!可惜,沒錢就只能出賣「肉體」。

幸好途中一位推著剛出生四週的女寶寶的好心愛爾蘭年青媽媽的指引才找到像酒吧,入口卻在小巷的青年旅館。

都柏林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整個城市壟罩在一股低壓中的感覺。

因為判斷錯誤,我往都柏林更南方向走,結果走到更為蕭條的區域。本以為是走到所謂毒品較為泛濫的北區,沒想到走到的是更比市中心南區更南之地。聽一起共進午餐的愛爾蘭先生說,跟市區相比,那裡的安全稍差一些。他建議我晚上還是在市中心的熱鬧大道上溜搭就好。

走到此時,還不知道自己正往更南邊走。看到這個聖誕樹,還以為是稱為Temple Bar的酒吧區。



錯認為是界於都柏林南區與北區的河,可惜,又是錯認。


位於更南區的教堂。

和愛爾蘭先生相遇是在一家愛爾蘭酒吧(O'NEILLS,位於Tourism Information centre對面)。在主要大行上晃了大半天,肚子也餓了,隨便看一間順眼的就進去。很好運遇到那位先生。

他說我作了一個正確的選擇呢!^_^

得說愛爾蘭燉肉Irish Stew真得很美味,牛肉燉的軟嫩且不老,搭上無味的蔬菜或馬鈴薯,是我這幾天吃來最好的一餐。重點是份量超足,吃一餐可以飽到晚上也沒問題。我點的是beef and guiness,是牛肉佐以Guiness健立士-愛爾蘭最知名的啤酒燉煮而成。

我點的愛爾蘭肉約12歐左右

外加一壺茶,約14-16歐。

和一般的酒吧一樣,得自己到吧台點餐付款,對方會將餐點送到你面前。

和善心先生聊天發現,他的太太來自北京,六年前定居在Glasgow,已經離開Ireland二十一年,因為父親生重病,所以和其他幾個兄弟姊妹約好要一同去見父親,因而他回到都伯林來。

他說,因為愛爾蘭工作機會不多,所以很多愛爾蘭人散居西方國家以尋求工作機會。以他的家族為例,父母住在愛爾蘭北部,姊姊住西部,另一個住德國,還有一個兄弟住瑞典。想想愛爾蘭人的命運真得多揣。

飯後,他趁去搭火車前,帶我到幾家他介紹的美味且傳統的餐廳所在地,讓我接下來幾天可以安排品嘗最道地的美食。

當地知名的巧克力店。想當然,在最後一天得買一盒回家才行。

這一家也是愛爾蘭先生介紹當地好吃的中國餐廳,味道被西化的程度低。以他吃多年中國菜的經驗,這家算道地的。

創作者介紹

慢慢走世界

慢慢走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